当前位置首页 > 炒股技巧

新股中签率:雷军为什么不能成为马斯克?

阅读次数: 次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2-09

昨天,“侠”马斯克又一次霸屏了。所以,当猫哥写下这一题目时,心想,这是不是一篇讨骂的文章呢?

有人说马斯克固然牛,但也很厉害啊,拿两者做比较,是不是太酸了?

且慢。猫哥并不是要借机讥讽谁,两位都是各自国家的顶级企业家,马斯克放了大火箭固然厉害,可雷军的小米也估值千亿美金了,各有千秋。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雷军比马斯克更早接触航天事业。

1

下海

2013年12月2日1时30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搭载着“嫦娥三号”探测器的火箭成功发射升空,这是中国航天事业的大事,是中国人迈向月球的第一步。当时在场观看发射的互联网企业家里,就有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

他是最特殊的一个,心中应该泛起阵阵波澜——如果22年前,他不辞职出走,今天恐怕就是在发射场里忙碌的核心骨干了。

事情还得从1991年8月说起,当时雷军从武汉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航天部北京某院某研究所工作,离开了山清水秀的珞珈山到北京南边城郊的东高地大院。雷军在大学期间,编写过程序,短暂的参与“创业”,是个“不安分的人”,而航天部的深宅大院,自成一体,保密文化森严,恐怕真不适合他。

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当时中国航天人根本看不到希望。上个世纪90年代,是中国航天事业的低潮期,因为投入不足等诸多原因,接连失利。在那个颇为阴沉的时期,一篇来自航天部门的报道写到:由于投入不足,新产品开发面临严重困难,运载火箭工厂无力购置新的大型和精密设备;由于人才流失导致了技术工人断层,全厂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工人能够加工某个大型部件……

老技术人员尚且在外边打工挣点外快养家糊口,年轻人就更是纷纷另谋生路。

出生于湖北某县公务员家庭的雷军从小就有创业梦想,在毕业前,就多次上北京,考察(000931,)的软件业,寻找发展的机会,在彼时的航天系统,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只是,雷军父母坚持要他先服从国家分配,立足后,再找其它事做,这样说得过去些。雷军是个孝子,只好服从父母的意愿。在研究所工作期间,他还是没有放弃创业的梦想,白天完成所里的工作任务,下班后,就从如今南五环外的东高地跨越北京城,到现今西北四环的中关村的软件公司找活做。

就这样持续了好几个月。

直到1991 年 11 月的一个计算机展览会上,经朋友介绍,他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求伯君。求伯君是雷军的偶像,1990年雷军第一次见到求伯君编写的 WPS 时,就倾倒于它华丽的界面,认为这个产品绝非国人能开发出来的。

所以,当见到偶像时,雷军相当激动,递给求伯君一张只印了人名和传呼机号的名片,求伯君递给他一张印着香港金山软件公司副总裁的名片。

面对那张名片,雷军有些被震撼到了——1991年,那时候香港就意味着繁华,远非土里土气的中关村能比。雷军觉得求伯君就是成功的象征。

后来,求伯君请雷军在北京大学南门的(002186,)烤鸭店吃了一顿烤鸭。席间,求伯君劝雷军来金山公司,他没立刻答应。求伯君对他说:“你想一想,如果想通了,明天中午到燕山酒店来找我。”

那个晚上,雷军没怎么睡觉了,思前想后,一边是父母看重的航天稳定工作,一边是能跟着偶像工作。

雷军反复地想,最后想明白了:“求伯君因为写程序,在金山成功了,而且是打工成功的。金山如果能够造就一个求伯君,就会造就出第二个、第三个。目前我不想创业,创业我还缺太多的东西,创业需要很多条件的组合。”

为了学会创业,雷军最后毅然决定辞去研究所的工作,下海了。

但在那个时候辞职下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为此雷军还和研究院闹得并不是很痛快,所以,那几个月的工作,雷军很少提及。

这一别,就是好多年,再见时,已是20多年之后了。

2

殊途

1991年时,马斯克在干嘛呢?

和雷军一样,年轻时候的马斯克,也是个“编程少年”,10岁的时候就利用自己攒的零花钱和父亲赞助的部分资金买了人生中第一台电脑,之后又买了一本编程教科书,学会了如何编程。

1989年,他获得了加拿大国籍,1990年申请进入了位于安大略省的皇后大学,2年后,马斯克依靠奖学金转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攻读经济学,大学期间,马斯克开始深入关注互联网、清洁能源、太空这三个领域。

那时候的美国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一航天强国,1991年“奋进号”航天飞机被移交给肯尼迪航天中心。苏联崩溃后,美国成了唯一的超级大国,并在那一年,打了一场海湾战争。

海湾战争是美国航天机构大展身手的时候。当时,多国联军的空军、海军、陆军纵横千里,以令世人瞠目结舌速度取得了一边倒胜利。其实,在地球的蓝天外,美国航天机构的卫星、航天飞机是另一支起决定性的力量。除了“锁眼”间谍卫星,当时美国还频频发射航天飞机,在轨道上用于航天飞机的AFP-675低温红外辐射仪(CIRRIS)、红外背景图像测量仪(IBSS) 执行拍摄任务。伊拉克军队的一举一动,都在美国的卫星、航天飞机的监控之下。

90年代,是美国航天事业的又一个年代之一,却是中国航天事业最为灰暗的日子。

成长于美利坚世界第一国力荣光下的马斯克,也是赶上了美国互联网科技热潮,从1995年开始创业,变现了上亿。而当时,雷军还在金山苦苦研发,但面对微软强大的竞争,进展并不如预期。

这或许是后来两人风格不同的原因之一:马斯克走得太顺,仅仅7年就赚到了近2亿美元;雷军是中关村有名的劳模,辛苦付出,却收获不多;1990年代的美国互联网经济高歌猛进,马斯克挣到了真金;中国的互联网也进展神速,可雷军做的是软件业,在盗版和国外巨头的围攻下,“钱途”漫漫。

有了钱的马斯克终于准备去实现自己的航天梦想了。2002年6月,埃隆·马斯克成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出任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技术官,准备开发低成本火箭。

2个月后,雷军当选为北京市首届十大杰出优秀青年企业家。再过2年,他参与创办的卓越网作价7500万美元卖给亚马逊。

3

开放

全世界的航天和市场,都是源于军事目的,在冷战期间基本只为军方服务。1991年,冷战结束了,航天发射逐渐有了商业订单,但除了部分商业发射外,军队、政府的订单是最大的也是最稳定的。

2002年时候,美国火箭发射市场是由老牌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公司垄断,但面对美国军方、NASA这样的大客户,两家都没有什么议价权。两家公司索性一合计,在2006年就把军事发射业务部门和相关技术团队合并后,成立了联合发射联盟。

从此联合发射联盟就垄断了美国的发射市场,在此后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美国国防部、空军、NASA及其他政府机构的大型航天器的发射业务都被联合发射联盟所垄断,每次发射报价动辄就是1.7亿美元甚至高达4.5亿美元。

垄断必然效率低下,价格高昂,高昂的成本都是纳税人来买单。所以,美国政府准备逐步开放发射市场,引进更多的竞争者。

2002年前后,不仅马斯克开办了Space X,亚马逊的贝索斯也创办了蓝色起源公司,和马斯克all in不同,有亚马逊的贝索斯,是宣称每次抛售亚马逊股票后,都把钱投资给蓝色起源。除了马斯克、贝索斯,美国还涌现出了十几家私人航天公司,都在跃跃欲试,准备用更低廉价格更先进的技术挑战联合发射联盟的垄断。

这也是美国政府愿意看到的,让市场竞争,提高效率,不然,联合发射联盟就会一直吃冷战时候的技术老本,又哄抬价格。

马斯克创业有多艰辛,从一个视频可以看到:

有人说,Space X得到了美国政府和NASA的大力支持,是NASA的马甲。

其实,这是太抬举SpaceX了。spaceX的技术来源于TRW公司退休总工程师穆勒,蓝色起源的总工程师也是从传统航天公司挖来的。美国航天机构,除了涉密部门外,并不阻止人才的流动。

有了人才,还需要融资,最困难的时候,马斯克是卖掉房子,搬到朋友家的地下室住,老婆为此跟他闹离婚,最后马斯克孜然一身,一点也看不出曾经是风光无限的亿万富翁,被很多人骂做是“骗子”。

但他终于还是撑过去了。

Space X有多厉害呢?猎鹰9的成本低到令人发指,火箭开发到初步成熟不过四亿美元,也就20几亿。可以做对比的是,中国的风险投资在共享自行车投入了约20亿美元,在共享充电宝也投入了约15亿元。

但两者所取得的成绩和技术含量,远远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第一级火箭可重复利用,猎鹰系列火箭的每一次发射报价,比号称低成本的中国、俄罗斯还要低,甚至,后续发射成本还会不断降低。因为Space X解决了一级助推器重复利用的难题,回收了一级火箭,检修后重新利用,能不断降低发射成本。这是火箭发射史的极大创新,之前火箭都是一次性,射完就坠入大海或者焚毁了,只有Space X历经多年,攻克了这一技术难关。

难怪,中国航天事业的一位领导说,“看到马斯克,我终于意识到老了”。

2010年4月,做了多年天使投资人,孵化出多家知名公司的雷军正式走出台前,创办了小米科技,推出了大卖的小米手机。两个月后,6月4日,猎鹰9号火箭完成首次发射。

4

竞争

昨天,马斯克完成了他人生的新成就,用一枚Space X“重型猎鹰”运载火箭将一辆跑车送上近地轨道,这辆跑车搭载一个名为“starman”的假人宇航员,播放着1969年美国登月时播放的经典歌曲《太空怪人》,遨游太空。

跑车上有三台摄像机直播太空的景象,此后,这辆车将逐渐远离地球,奔向火星方向。

用于发射任务的SpaceX“重型猎鹰”的运载能力是我国最强火箭“长征5号”的足足2多倍,它可以把16吨有效载荷送往火星。更令人恐怖的是,它的发射成本仅仅只需约为9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7亿元。

这真是“白菜价”,作为现役推力最强大的火箭,发射报价只需不到1亿美元,这意味着,如果“重型猎鹰”可靠性高,那么,就会把中国、俄罗斯逐出商业发射市场了。难怪马斯克曾经“狂妄”地说,“Space X是未来中美博弈中,美国重要的筹码。”

马斯克用1亿美元,做了一个永垂青史的广告,也用一次发射,震撼到了我国。昨天,我国的电视台滚动播报,朋友圈、微博都被此事刷屏,以至于当天《人民日报》的微信公号转载了《环球时报》的文章《美国人凌晨完成一项壮举,告诉我们中美差距还有多么巨大》,文章在肯定了马斯克的成就后,最后自信的表示:毕竟我们“集中资源办大事”的体制在追赶技术差距上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可是,该评论员显然没有了解Space X ,它并不是美国政府扶持出的“重点企业”,也不是美国太空总署的“壳公司”,而是属于马斯克的私人公司。可这家私人公司的火箭运载能力已经是现役最强火箭德尔塔IV型重型运载火箭的两倍多,仅次于曾把人类送上月球的土星五号,并且报价低廉,秒杀全世界的航天局。

它正不断抢夺其他国家的商业发射市场,注意,是一家私营公司抢夺了其他“国家”的份额:

这是市场竞争的结果,猎鹰系列火箭拥有全新设计的发动机、火箭壳体,还能给员工一份体面的薪水。相比之下,它的中国同行,也就是雷军的前同事们,目前薪水并不高,人员流失的问题,依旧存在。

跟《环球时报》宣称“集中资源办大事的体制在追赶技术差距上还是有很大优势的”可能不一样,在创新中,自由竞争恐怕才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否则,就是吃老本,需要国家不断的投入。

有人说航天是国之重器,必须是国营的,怎么能有私企介入呢?

事实上,鼓励私人投资商业航天已经成为美国航天的基本政策之一,在新世纪的航天竞赛里,以Space X为首的私人航天商业公司正在获得先机,在未来的航天旅游、宇宙开发乃至殖民火星中,将再次拉大与其他国家的差距。

5

追赶

昨天,就在全世界热议“猎鹰重型火箭”时,小米迎来了年会,在年会上,雷军发表了内部讲话“跨越千亿营收,开启2018新征程!”

相比连年亏损的SpaceX,小米在商业上要成功的多,据媒体报道,小米已经与投行接触,即将IPO,上市后市值可能高达千亿美金。

或许有人说,雷军只是个商人。但回顾中国智能手机业的发展,是雷军“教会”了中国手机厂商如何做互联网智能手机,在他之前,中国的智能手机是被美日韩厂商所垄断,价格高昂。他一开始做手机时候,不但供应链厂商不买账,就连一些人也是冷嘲热讽,雷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家一家供应商去谈。自他之后,中国的智能手机厂商如雨后春笋崛起,大部分国外厂商失去了中国市场,如摩托罗拉、夏普只得卖身了事。

所以,当他看到马斯克时,是心有戚戚焉的。

功成名就的雷军,在2016年两会期间,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表示,建议放宽市场准入机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商业航天领域。

他说:“目前,非公经济在很多领域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可以对我国经济作出更大贡献。我认为,应该逐步拓宽市场准入,让民营资本更多参与到航天等领域,激发这些行业的活力。”

事实上,中国其实也有一些创业航天公司正在研发火箭和卫星,迈出了第一步,只是规模都还太小,也不是风投眼里的“风口”。

整整25年过去了,GDP位居世界第二的中国,已经望美国的项背,是时候让中国的梦想家们,扛起雷军当年“放弃”的航天事业,飞向太空,像小米一样,将国外厂商击败。

既然中国的梦想,也是星辰大海。

更多内容请关注---教你快速学会手机炒股 http://www.proviturltda.com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本栏热门
全站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