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专业股神巴菲特指导,股神23年大数据积累股神传奇,股神解读股票趋势,股神6大维度在线诊股,股神与大牛0距离接触,股神直击炒股核心..
股神
基本面
技术面
抄底
沪港通
红股
头寸
股指期货
割肉
融资融券
CPI
<---

PPI

---->

2017股票入门_ 王建:再论城市化是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

返回>来源:www.chaogurumen.cn   发布时间:2017-12-11 09:50    关注度:次

2017股票入门_ 王建:再论城市化是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_PPI

2017股票入门_ 王建:再论城市化是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PPI

王建,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

去年前三季度,按照统计局颁布发表数字计算的GDP平减指数是1%,但是到四季度却忽然跳升到11.1%,平减指数与CPI、PPI同源,当这两个指数在四季度已经显示出显著通缩趋势的时候,平减指数却显示出严肃通胀,显然是统计数据出了问题。有问题的还不止平减指数,按发电量、铁路货运量与M1增长率与经济增长率的常年比例,当去年这三个数据都显著萎缩,特别是在四季度别离下降到只有1.3%、-7.8%和3.2%的时候,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绝无可能达到7%以上,也显示出统计数据严肃背离了历史规律。而若按历史规律计算,去年的实际经济增长率可能已经“破4”,四季度可能已经“破2”,由于四季度用CPI、PPI合成的平减指数已经是负值,现价经济增长率进入去年四季度,可能已经是负增长了。

经济增长已经明显失速,已经进入到“硬摔”前期,却没有采取大的宏观调控办法,要害是对经济下行趋势的熟悉陷入了误区,认为这种下行是经济结构升级与增长动力转换的正常反应。从工业化国家的历史经验看,经济结构发生升级与增长动力转换的时候,的确会带来增长速度的变革,但是在从农业主导增长向工业主导增长的转换过程中,以及在工业中从轻工业主导增长向重工业主导增长的过程中,都是提升经济增长速度的,只有从工业向办事业主导增长过渡时,才会出现增长率的下降。但对中国这样一个仍有9亿农夫的国家来说,有人认为中国的工业化任务已经完成了么?此外,工业化国家的历史经验证实,办事业主导增长阶段的一个最显著标识表记标帜,是办事业的劳动力比重超过了一半,但在2011年中国经济最先下行的时候,中国的办事业劳动力比重只有35%,到去年也没超过40%,有什么按照说中国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社会,经济增长率下降是正常的呢?

经济增长率下降中陪同着的一系列现象,只能说明目前中国的经济下行,是因为存在着严肃生产过剩,当次债危机打破了中国的外需引领增长过程,并显示出危机的长期化的时候,中国必需进行从外需主导增长向内需主导增长的经济转轨,而能引领这个转轨过程的只有城市化。

本文还对为何只有城市化才能开启内需做了进一步阐述,并讨论了有关政策。

2009年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题为《论城市化是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文中指出,由于次债危机的发作,终了了新全球化以来中国以外需主导的高速增长过程,而这场危机将在很长时间内持续,所以若不从外需主导型增长向内需主导型转变,中国经济就会持续下行。经济下行的内部原因是生产过剩,生产过剩则产生于收入分配差距,而在中国的特定发展阶段,导致收入分配差距的紧张因素,是因城市化严肃滞后所形成的城乡收入差距,所以,城市化就成为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

我原先以为,城市化会成为“十二五”中后期的主导战略,但以大规模城市化为核心内容的结构大调整始终没有出现,所以我在2013年下半年写文章指出,经济下行会变得更加严肃,在2014年4月更明确指出,到2014年下半年,经济增长可能会从“滑落转坠落”,出现“断崖式衰退”,增长率很可能会在年内相继“破7、破6、破5”。去年8月,首先是工业增长率出现了“跳水”,从上月的9.0%猛降到6.9%,紧跟着是进入四季度后发电量、铁路货运量和M1增速猛降,按照这些情况判定,三季度经济应“破7”,四季度应“破6”甚至“破5”,但从国家统计局颁布发表的数字看,这两个季度却都连结在7.3%的不变水平,这就使我疑惑不解了,所以我只能对去年的数字进行一些分析。

一、看不懂的平减指数

GDP总值分现价与不乱价两种,不乱价经济增长率乘以GDP平减指数,就是现价经济增长率。在中国目前还没有专门的平减指数统计,而是用CPI与PPI指数来合成,好比1978~2013年间的CPI年率是2.5%,PPI年率是1.9%,同期的GDP平减指数就是4%,基本是CPI与PPI的相加之和4.4%。

2014年GDP增长率是7.4%,CPI是2%,PPI是-1.9%,所以若按历史规律和沿用的方法,GDP平减指数本应基本为“0”,但按统计局颁布发表的数据计算,去年GDP的现价增长率是11.9%,所以平减指数是4.8%,即平减指数与CPI、PPI的关系出现了显著背离。

假如看2014年前三季度,GDP平减指数是1%,而前三季的CPI是2.3%,PPI是-1.8%,两者合成约为0.5%,与1%也相差不久不多,但四季度CPI平均值是1.5%,PPI是-2.8%,两者合成约为-1.3%,而四季度的现价GDP增长率却是19.2%,实际增长率是7.3%,则平减指数竟高达11.1%。所以,平减指数与CPI、PPI的严肃背离紧张是发生在四季度的统计中。

假如GDP平减指数发生异常变革,必定会在增长结构上有表示。由于在GDP总值中,工业占36%,办事业占48%,所以下面我们紧张看工业与办事业的平减指数与CPI、PPI的关系。四季度工业不乱价增长率为7%,现价增长率却为15%,平减指数为7.5%,但四季度的PPI却是-2.7%,其中12月已降到-3.3%,所以四季度工业增加值平减指数与PPI的背离就高达10个百分点以上。而办事业四季度不乱价增长率是8.1%,现价增长率竟高达28.8%,平减指数为19.1%,但根据统计局的办事业价格统计,四季度是1.9%,所以办事业增加值平减指数与办事业CPI的背离更高达17个百分点以上。

GDP平减指数与CPI、PPI同源,都是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价格水平反映,所以不成能CPI、PPI向下而平减指数向上。去年以来中国经济不才行过程中最先显露出通缩,表示为各类价格指数的逐季走低,但是进入到四季度,虽然CPI与PPI的通缩势头更加明显,平减指数却脱离了消费物价与工业品物价的走势,忽然拔高到11.1%,要知道2005、2007年,是新世纪以来中国的两个严肃通胀年份,GDP的平减指数也没有高过8%,而若是平减指数高过10%,CPI与PPI本应都该高过5%,我们看的应该是严肃的通胀形势,这与当前的通缩形势是完全不符的。

还有一个观察角度,就是各地区的GDP平减指数的变动情况,因为全国GDP是在各地区上报数字基础上的汇总处理,假如各地区的平减指数与国家统计局的平减指数大体相符,则去年全国GDP平减指数与CPI、PPI的背离也有按照。由此我计算了GDP总值排在全国前16位的省、市、区的平减指数情况,这16省市经济总值去年占全国的82%,应有充足的代表性,而在这16省市中,去年平减指数高于1的只有5省市,最高的是上海和北京(1.9%),有10省市在1%以下,其中还有6省市是负值,最低的河北只有-2.4%。但是全国的统计结果,去年却是4.8%。显然,去年全国GDP平减指数的高估,不是出在省市。

二、看不懂的经济增长率

不但是对平减指数看不懂,对实际经济增长率更看不懂。还是从发电、运力和货币这三个与经济增长相关性最强的指标来分析。

2017股票入门_ 王建:再论城市化是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王建,中国宏观经济

PPI2017股票入门_ 王建:再论城市化是走出低谷的唯一通道

上一篇:股票基础知识入门视频教程_美国7月PPI不测下降 近一年来首次环比下跌 下一篇:股入门怎么买_PPI降幅持续收窄 年内或难转正

PPI相关文章